带着你的“不正常”好好生活

带着你的“不正常”好好生活

“不正常”不会毁了一个人的正常生活,那种不愿意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不愿意承担责任,逃避困难,逃避选择,不愿努力让自己过上正常幸福生活的想法和行为才会真正毁了一个人的生活。

我收到一个18岁的大学生发来的邮件,他说自己从初中开始爱上的两个女生都是自己的老师,因为成绩好,老师似乎也很喜欢他。我是这样回复他的:“看了你的信,不知道你是否总是喜欢类似老师这样角色的女性,或者对年龄比较大一点的女性有感觉。如果真是如此,你可以带着这样的觉察,在大学和以后的生活中,看看令自己心动的对象是否都是一个类型的,这有利于帮助你更好地认识自己。也许你有恋母情结,这是很多男性都会有的情况,只要不影响你的生活就没有问题。不过,如果你觉得这影响到了你的生活,给你造成困扰,那就需要进行调整,或者找心理咨询师谈一谈。”

他在给我的回信中很坦诚地说他在读高中时就对自己的恋母情结有了察觉,他说:“我对同龄人不感冒,感到她们幼稚、肤浅、咋咋呼呼、自以为是……我确实会格外关注年长一点尤其是有学识心智成熟的优秀女性,也很容易对她们产生好感……相比白开水一样简单而又没什么内容的女同学,我更欣赏有一点人生阅历、性格独立、成熟而有智慧的女老师,我觉得这样的女人才称得上完整,也更有味道……”这些内容并没有让我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我觉得自己能够理解这颗少年的心,让我思考很久的是他的最后一句话:“有点惊讶的是你会认为恋母情结很正常,这很大程度上安慰了我……”

这让我想到家庭治疗大师李维榕在《为家庭疗伤》中讲的一个故事。亚祖28岁却游手好闲,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唯独见了女性的脚就禁不住动手去摸,为此他几次被人告上法庭。父母带着他见过很多专家,证实他是个恋鞋狂,但起因是什么,如何治疗,并没有进行具体说明。亚祖的父母都是衣着不俗谈吐优雅的人,母亲还是一家大公司的人事部主任,他们对儿子的“出轨行为”感到很焦虑。亚祖的父母和感化官连拉带推地把亚祖扯来见李维榕,希望她能够改掉亚祖的恋鞋癖。

在咨询的过程中,大家说话都转弯抹角,谁都忌讳,不提鞋子的事情。李维榕心生一计,将自己的鞋子脱下来,交给亚祖并问他:“你喜欢我的鞋子吗?”亚祖接过鞋子又立即将其放在咖啡台上,急忙说:“不喜欢!不喜欢!”李维榕继续和他谈鞋子,又问他是喜欢鞋子还是喜欢脚,然后跟他解释二者的不同。亚祖深思之后,回答:“我最喜欢的是鞋子在脚上一穿一脱的动作。”他边说边比画。

李维榕与亚祖的谈话大部分是说给他的父母和感化官听的,目的是希望他们以轻松一点的方式来正视亚祖的奇怪嗜好。李维榕认为:他们在第一次听到儿子有恋鞋癖时,就被这个名词吓蒙了,根本没有想到症状本身并不是大问题,问题是儿子完全没有责任感,不肯过正常生活。每次他被抓,受罪的都是他的父母,亚祖装疯卖傻,很容易就把官司打发掉。

李维榕对亚祖说:“你父母可能不知道,恋鞋也好,恋脚也好,这种嗜好虽然古怪,本身却并不碍事。只是你已经28岁,难道想一辈子就在女人的鞋堆中过掉?”感化官马上补充道:“或在监狱中过掉?”

李维榕对亚祖说:“你想做个坐牢的恋鞋狂,还是自由的恋鞋狂?这将是你自己的抉择。”

亚祖后来在一家鞋铺找到一份售货员的工作,他天天为女士们穿鞋脱鞋。可想而知,他工作得很卖力,再也没听到他惹上官司。

正常与不正常大多取决于社会判断,社会肯定你是正常的,你就正常,反之你就是不正常的。什么是不正常呢?我有个教性心理学的老师曾提出这样的问题:十个人里面,有九个人发疯了,你说那一个没疯的是正常还是不正常?那他要不要为了让自己显得正常也发疯?正常与不正常是相对的。正常与不正常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是有双重标准的,比如一个男明星穿异性服装在电视上亮相,很多人会觉得他与众不同,大胆出位;假如一个普通人这样做,则容易被认为是有异装癖的变态。假如一个人有自己的“不正常”之处,且这种“不正常”既不违法也不会给别人带来困扰,那这种“不正常”本身就会变得并不是很重要,如何面对这种不正常,如何带着自己的“不正常”好好正常地生活下去,显得更为重要。

我有个朋友有强迫倾向,他是个男生,穿的衣服却总是熨烫得很平整,家里的衣服都要叠成豆腐块,卧室看起来就像酒店客房,电话总要响三声才接起来,他就像《生活大爆炸》中的“谢耳朵”,但这种强迫倾向并没有给他的生活造成困扰,他接受并且很适应自己的强迫倾向。他在生活的其他方面都很正常,有一份正常的工作,有一个爱他也同样有洁癖的女朋友,过着跟大多数人一样正常的生活。身边的朋友虽然有时也会觉得他有点不正常,但看他对于自己的不正常接纳和适应得良好,并且好好生活着,不仅不排斥他,反而对他生出一股认同与敬佩。

有个网友写信来说,因为小的时候冬天烤火被弟弟不小心用火炭烫伤了手指,他有两根手指落下终身残疾,他觉得自己从此不正常,也失去了很多正常人的快乐。多年来,他一直恨弟弟,并且这种恨意始终无法释怀,他觉得自己自卑怯懦,存在社交障碍,成绩不好考不上好大学等问题都是由那盆火炭引起的。我可以肯定,如果他还抱着这样的想法,那以后他找不到女朋友时,会怪那盆火炭;他工作不顺利时,会怪那盆火炭;他生活得不好不开心时,也会怪那盆火炭。他会认为:都是那盆火炭毁了我的正常生活,都是我的弟弟毁了我原本的幸福。他这是在画地为牢,自欺欺人。那两根残疾的手指带来的“不正常”不会毁了一个人的正常生活,那种不愿意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不愿意承担责任,逃避困难,逃避选择,不愿努力让自己过上正常幸福生活的想法和行为才会真正毁了一个人的生活。

就像前文中提到的亚祖,他的问题不在于恋鞋癖这种“不正常”行为,而在于他知法犯法,并且利用自己的不正常行为逃避要面对的生活难题和责任,比如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他的父母也因为他有病,无论他犯了什么错,都为他开脱,把他宠坏了,使得他没有机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肯为自己的人生努力。

我相信这个社会上的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点不正常之处,有的人有“恋鞋癖”“异装癖”“同性恋”“恋母情结”等比较隐蔽的不正常行为;有的人存在听力障碍、视力障碍、侏儒症、脸上有块胎记等很明显的生理缺陷;还有的人成长在离异家庭、被父母遗弃、是私生子等,成长环境不正常……这些“不正常”大都不会伤害其他人的权益,也不会损害社会的公共利益,也很难能够用“为什么会这样”问出个中缘由,并且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有的甚至完全无法改变。这些不正常之处也许正是上帝让每一个人背负的命运十字架,所以,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都应该给予这种不构成危害的“不正常”足够的尊重,这是一种莫大的安慰与支持,让人们能够更好地面对自己的生活,但如果一个人的“不正常”危害到他人和社会,则是另一回事了。

最重要的是,“不正常”的我们不要以自己的不正常为借口,不肯对自己的人生负责。这些“不正常”本身并没有那么可怕,也不能真正伤害一个对自己人生有坚定信仰的人,以自己的不正常为借口不好好生活,不肯为自己的选择和生活负责,才是对一个人最大的伤害。学会接纳“不正常”的自己,以更轻松的心态带着这些“不正常”努力生活,我相信这样的人能够为自己的人生找到出口,实现自己的理想,拥有正常的生活与幸福的人生。

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