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不完美的父母

接受不完美的父母

接受事实,我们就可以获得很大的解脱,同样,接受我们真实的父母,生活会变得轻松、自由。

我曾在旅行途中遇到一个朋友,他说过这样一句话:“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不必去管,一是别人的看法,二是谁生了我们。”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但真正做起来却很难,不管别人的看法,很多人还能做到,但不去管谁生了我们,很多人就做不到了。

我在咨询中遇到很多来访者,他们内心的痛苦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太在意自己的父母是谁,无法接受自己父母的本来面目。有个来访者是个24岁的年轻女孩,她的父亲性格比较懦弱胆小,赚钱的能力也比较差。当她五六岁时,她的妈妈因为受不了丈夫的懦弱与无能,与之离婚,离婚后就离开了当地,远嫁他乡,再也没有回来过。虽然这个女孩在姑妈的帮助下顺利长大,接受了高等教育,毕业后也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但她一直对自己的家庭及出身感到羞耻。因为害怕别人问起她爸妈的情况,她尽量减少社交,因此她也没有几个真心朋友。她总担心父母离婚的事情会被人知道,父亲的无能和妈妈的无情让她感到羞耻。她担心别人一旦知道她的家庭情况就不愿意和她交往,担心别人会看不起她。在人群中,她像背负着一个秘密难以与人和谐轻松地相处。其实,是因为她自卑,看不起自己,才会觉得别人看不起她,因为她无法接受自己父母的样子,才会觉得别人不会接受她。

有个亲戚告诉我一个关于他的孩子的故事。他的孩子上了初中后,总在同学面前吹嘘自己家里多么有钱,说自己的爸爸是做大生意的,他怎么和父母一起坐飞机去外地旅行,他妈妈要在他过生日的时候举办盛大的生日party(聚会),到时他要邀请班里的同学参加……其实,这个孩子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言。他之所以撒谎,是因为内心自卑,对自己平凡的出身感到羞耻,他想通过谎言让自己获得同学更多的关注和喜爱。我可以理解这个撒谎的孩子,我想在他的心里,他多么希望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记得我14岁那一年,到县城读初一,那时,我已经在农村生活了14年,上学放学都是走路,很不适应坐车,一坐上去县城的公共汽车,我便晕车、恶心,为此,我很苦恼很尴尬。那时,我的同桌——一个姓吴的同学,她是一个成绩优秀长相甜美的县城里的女孩,也许是因为我的学习成绩好,也许因为我们是同桌,我俩关系还不错。有一天,她邀请我去她家做客。那是我第一次到城里的孩子家做客,看到布置得像电视里一样温馨、典雅又整洁的家,看到她长得年轻又美丽的妈妈,我和她的家人一起吃了一顿非常丰盛的午餐。那时,我就想,要是我也有一个这么美好的家庭就好了,要是我的妈妈那样美丽迷人就好了。

多年后的一天,我妈妈在闲聊时忽然说起我整个中学时代从来都没有请过同学到家里玩耍或者吃饭,她说我这个人小气,不会交朋友,性格孤僻。殊不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能接受自己的出身,对家里的瓦房、旱厕、发黑掉墙皮的墙壁、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父母都不能接受,把同学请到家里来,会让我感到羞耻,感觉特别没有面子。

德国家庭系统排列师Wilfred Nelles PH.D.在《真相,治疗心灵的妙方》一书中说:“我们所有的规划与行为模式,都过于视而不见而不是真的看见,太过防御而不是接受,试图改写生命而不是拥抱生命本来的样子……‘接受’自己和生命,始于接受父母。尝试否认、压制、忽略作为儿女的事实来拒绝父母,都会禁锢住生命的重要部分,贬低自己和自己的存在(不只是贬低其他人)。”

当我们一直期待着我们的父母有所不同时,这其实是在削弱我们自己,因为他们是我们的根。接受我们的父母本来的样子,就是接受我们自己,因为我们的生命从他们那里来,没有他们,也就不会有我们。

接受事实,我们就可以获得很大的解脱,同样,接受我们真实的父母,生活会变得轻松、自由,但很多人却做不到,为什么呢?

因为接受我们的父母是如此困难,我们总是希望自己有一对完美的父母,我们对父母有很多理想化的投射,期望他们是富有的、美丽的、地位高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受人尊重的、对我们温柔又充满爱意的、可以给我们无条件爱的……我们希望父母是完美的,不能接受他们的不完美。

我们不接纳、排斥、不满甚至怨恨父母,除了对他们有完美的期待外,或许还因为他们没有给我们想要的爱,没有满足我们很多的需要。

诚实地面对你自己,你会发现在内心中,你其实非常渴望父母爱你、接纳你,但你没有得到,否则,你为什么会排斥、不满甚至怨恨他们呢?

我们不接受自己的父母本来的样子,还因为我们的内心没有长大,我们的内心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儿童,希望父母无条件地爱我们,以我们为中心,满足我们所有的需要,我们太弱小了,还不能接受自己不被满足的缺憾。

也许你的父母贫穷,社会地位低,让你从小就体验到物质的匮乏,感到自卑;也许你的父母对你非常严苛,他们经常因为一点小事责骂你,从不肯定你,喜欢拿你和别人家的孩子进行比较;也许你的父母没有受过什么教育,无法给你任何成长上的引导;也许你的父母在你小的时候对你非常粗暴,开口就骂动手就打;也许你的父母沉默寡言,不善于表达情感;也许你的父母身体并不健康,长得也不好看……无论他们是怎样的,富有或贫穷,社会地位高或低,宽容或严苛,受过教育或没受过教育,温柔或粗暴,善于表达或不善于表达,健康或不健康,这些都是我们不能改变的事实。我们的父母是谁,我们不能选择,也无法更换或者改变,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接受事实。

我所说的接受你的父母,并不是叫你认同你父母为人处世的方式,而是接受他们是你的父母、他们赋予你生命这一简单的事实。

关于如何接受我们的父母,奥南朵在《对生命说是》这本书中推介了家庭系统排列大师海宁格的一个方法:

“选择令你感到疏离的父母一方,想象他(她)就站在你面前。闭上眼睛试试看你是否能丢掉傲慢,容许自己渺小,感觉就像小时候的你。这并不容易,因为你对父母有着太多的埋怨,而且你懂得的比他们多,这些想法都会在这时不断涌上心头。请持续对自己说:‘我渺小,我无助,我只是一个小孩,天真无邪。’

假如你已经能够做到感觉渺小,那么睁开你的眼睛大声地对你的父亲或者母亲说:‘亲爱的(爸爸)妈妈,通过你,生命降临在我身上,这是一份宝贵的礼物,就算这是你所能够给我的唯一,也已经太多、太丰富,足够了。谢谢你给我生命!’”

书中反复强调,你这么做是接受他们是你的父母。你可以尝试向他们鞠躬,这么做不是出于尊敬,不是出于责任,跟爱父母也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种认同,认同他们是你的父母。

接受你的生命来源于你的父母,认同这个事实,而不是去抗争,你会获得内在的放松,进一步接纳你自己,获得更大的生命能量。

我有几个心理咨询师的微信群,成员们经常会发一段话:我们的生命里有门功课名叫“接受”,接受爱的人离开,接受亲人离世,接受喜欢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在一起……以及接受自己的出身、相貌、天分。无论活多大,每一次在“接受”面前,我们依旧像个只会哭闹的孩子……区别是,长大后我们会对自己说:“接受,是变好的开始!”

“接受”的功课包括接受我们的父母本来的样子,不去期待他们有任何的不同。

因为成长,所以接受,同样,因为接受,我们才得以一步步地成长。

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