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梦令

正是辘轳金井,满砌落花红冷。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 谁省?谁省?从此簟纹灯影。

纤月黄昏庭院,语密翻教醉浅。知否那人心?旧恨新欢相半。谁见?谁见?珊枕泪痕红泫。

木叶纷纷归路。残月晓风何处。消息半浮沈,今夜相思几许。秋雨,秋雨。一半西风吹去。

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