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乡子

飞絮晚悠飏,斜日波纹映画梁。刺绣女儿楼上立,柔肠,爱看晴丝百尺长。

风定却闻香,吹落残红在绣床。休坠玉钗惊比翼,双双,共唼蘋花绿满塘。

捣衣

鸳瓦已新霜,欲寄寒衣转自伤。见说征夫容易瘦,端相,梦里回时仔细量。

支枕怯空房,且拭清砧就月光。已是深秋兼独夜,凄凉,月到西南更断肠。

御沟晓发

灯影伴鸣梭,织女依然怨隔河。曙色远连山色起,青螺,回首微茫忆翠蛾。

凄切客中过,未抵秋闺一半多。一世疏狂应为著,横波,作个鸳鸯消得么?

烟暖雨初收,落尽繁花小院幽。摘得一双红豆子,低头,说著分携泪暗流。

人去似春休,卮酒曾将酹石尤。别自有人桃叶渡,扁舟,一种烟波各自愁。

为亡妇题照

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

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

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