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海棠

中元塞外

原头野火烧残碣,叹央魂才魄暗消歇。终古江山,问东风几番凉热。惊心事,又到中元时节。

凄凉况是愁中别,枉沉吟千里共明月。露冷鸳鸯,最难忘满池荷叶。青鸾杳,碧天云海音绝。

瓶梅

重檐澹月浑如水,浸寒香一片小窗里。双鱼冻合,似曾伴个人无寐。横眸处,索笑而今已矣。

与谁更拥灯前髻,乍横斜疏影疑飞坠。铜瓶小注,休教近麝炉烟气。酬伊也,几点夜深清泪。

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