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带花

重九月

晚秋却胜春天好,情在冷香深处。朱楼六扇小屏山,寂寞几分尘土。虬尾烟消,人梦觉、碎虫零杵。便强说欢娱,总是无憀心绪。

转忆当年,消受尽皓腕红萸,嫣然一顾。如今何事,向禅榻茶烟,怕歌愁舞。玉粟寒生,且领略月明清露。叹此际凄凉,何必更满城风雨。

评论

加载中